舆情 > > 正文

最近我比较悲痛

2020-01-03

最近,世界对于我来说,好像,有点不太一样。为什么原本湛蓝的天空,会有如此灰暗的色调?为什么原本一脸灿烂的花朵,会有如此颓废的神态?为什么原本欢快悦耳的鸟鸣声中,会有如此凄婉的音符……

我的世界,是从上周三的下午发生改变的,或者说,是崩塌……

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戴着耳机,叼着冰棒,背着轻巧的书包——作业全做完了!偶尔一阵微风,悄悄拉起我的裤脚,几丝阳光透过树杈落在我的鞋背上,时隐时现。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!

不一会儿,就到家门口了,一边把冷饮棒扔进垃圾桶,一边大声喊着:“妈妈,我回来了!”过了许久,才有人开了门,“奶奶!你今天怎么过来了?诶?爷爷也在!爸爸,你怎么也这么早回来啊?”我惊讶地问到。却没人回答我地问题,奶奶一把把我拉了进去,让我洗完手快点吃饭!“哦。”我闷闷地答应着,去了洗手间,心里确是无比好奇,今天到底怎么了,大家都是怪怪的样子!

直到吃完了饭,我都没从那不同寻常的气氛中反应过来。就在这时,“你爸让你过去。”爷爷轻轻地拍拍我的头,又重重地摁了一下,我心里越发不安了,这样的举动,就像是……安慰?伴随着渐渐加快的心跳声,我来到了爸爸的面前,妈妈也在,她看上去和早上我出门前时不太一样,似乎是憔悴了许多,眼眶也微红。要说爸爸和妈妈现在的共同点,就是那严肃下隐隐悲伤的表情了。爸爸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们要和你说件事……有一个亲人,去世了……”我的心被狠狠的敲了一下,是了,今天大家的不正常都有了解释,奶奶爷爷还在这里,没来的只有外公和外婆,外婆才68,那么……不会的!“是舅公吗?还是舅婆?”我努力地扯开嘴角问道。其实我自己很清楚,这样毫无意义的问语只不过是一种逃避,鼻子一阵酸麻,我咽了咽口水,等着爸爸的回答。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?真的有吗……

没有了!“外公去世了。”爸爸的话语像是诅咒,不断的在我耳边回放。随着心中那最后一簇火焰的熄灭,我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,一声声的沙哑,来自内心,滚烫的泪水在脸颊上滑出的弧度似是刀割,割的我生疼生疼的。视线是模糊的,可脑海中的外公确是那么清晰:陪我去人民院玩,陪我坐海盗船,陪我玩过家家。他总是喜欢摸我的手掌,微笑着说长的真像他的;他总是喜欢在临走之前让我去亲亲他的脸颊;他总是喜欢给我买一切我想要的;他总是喜欢把我的作文本都收起来,一遍又一遍的看……也只有他,喜欢叫我萱萱。然而,现在呢?我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度,再也亲不到他的脸颊,再也不能抱住他那宽厚的肩膀,窝在他怀里,撒娇着要买东西,我的外公,已经不在了……外公你回来,好不好?你怎么舍得离开你最心疼外孙女!

颤抖地喘这气,喉咙涩涩的,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内心的感受,那是种不真切的疼痛,一种阻止不了的伤害,压得我喘不过气,或许,它的名字是……悲痛。

初二:陶晓萱


相关阅读:
足球比分188 http://www.668797.com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