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> > 正文

双胞胎的战争

2019-09-10

class="">我是晚上生的,哥是白天生的。爸说,这白色的我和黑色的哥是他的世界,没有了我或者哥,他的世界将失去光彩。

爸是我们村最有知识和文化的人,因为爸上过高中。爸不像村里其他人那样重男轻女,甚至打我哥打的还要凶一些。是呀,哥比我调皮多了。当妈妈生下我们这对龙凤胎时,他们就发现。那男孩哭的凶一些,则女孩却乖巧听话。

也许我是晚上生的,我黑一些,哥白一些。爸说,我穿黑色的衣服好看,因为我是黑的,能把我衬白一点。哥穿白色的衣服好看,可以跟哥配上来。而我却硬要穿白的,因为白布要到城里才买得到,而且我是黑的,穿白的就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可哥也喜欢白的,但在爸妈的保护下,我总是如愿以偿。这也就照成了我们兄妹俩之间的怨恨,这个家时常有我们俩的战争。每一次获胜的都是我,因为爸妈十分袒护我,爱护我。

每天,哥哥都要与我挑起战争,搞得你死我活,没有一个人愿意担任罪名。记得哪一个晚上,妈从县城回来,买了两个文具盒。一个是铁的,一个是布的。铁的我们村就有卖,我和哥还没有听过有布的文具盒,上回奶奶做了俩个,可不能说是一个文具盒,我们俩谁也没有要。可是现在,有了真正的布文具盒。我们俩当然会抢啦。哥怪妈咋只买1个,妈说,当时,那个老板娘说只有一个了。其实,多年后,我才知道,是妈骗我们的,她只是想知道,我们兄妹俩到底会发生多大的战争,想要治治我们。可没有想到,那个晚上,哥真的生气了,说这几年来,他有了我这个小屁孩跟他分享他的快乐,他就没有幸福过一天。他恨我,恨爸妈,恨爸妈没次都袒护我。村里的男孩子都嘲笑他,说每次他与小朋友做游戏时总要带着我。爸爸买了3颗糖,他也只有一颗,我有2颗……

最后,哥发怒了。从灶台上拿起一个炒菜用的铲子往我身上扑。不仅我,爸妈。还有哥本人也傻了,爸妈报着我没命的跑,居然不到30分钟就跑到了县城。我骨折了,发烧昏迷了几天。妈把哥揍了一顿死的。

从此以后,我几乎没有与哥说过一句话。也没有惹过他,直到那一年。

因为爸只上过高中,能教我们的也只有这么多。我们要上大学了,那年,我17岁。我的成绩在村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。哥也是。但是,家里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。家没钱,实在没有能力让两个孩子都上大学,能让一个孩子上学都已经不错了。而我和哥都想上大学,都想有出息呀!

没办法,只有抽签来决定。结果我抽到了能上学,我看到哥的样子,我愣了。我想把机会让给哥了。我把想法告诉了爸,爸上来就是一巴掌。那是爸第一次打我,我傻了。爸说我没出息,然后就与妈抱头痛哭,说自己没用,连孩子上学的钱都交不起。

那晚,我本想走到村里静一下心。可没想到,我一头栽倒了林小秋家起房子的坑里,当场就走了,妈痛哭了好几个月,整天以泪洗面。爸也被气出了病,而哥,也哭了。

葬了我以后,哥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。时间慢慢抚平了伤口,欢笑又回来了,只有爸,就像爸说的一样,失去了我和哥当中的任何一个,他的世界就失去的光彩。

文中的我就是我的妹妹,文中的哥哥就是我。妹妹走了几年了,我希望她在天堂永远快乐,幸福,而且没有了我们俩的战争。

北京大学高三:林小轩


相关阅读:
喷雾加湿 http://fycx138.51sole.com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